栏目分类

热点资讯

配资平台在哪里找

你的位置:股票配资平台哪家好_线下配资官网_配资平台在哪里找 > 配资平台在哪里找 > OpenAI“宫斗大戏”反转不断!技术派与商业派交锋 最大赢家微软“静观其变”

OpenAI“宫斗大戏”反转不断!技术派与商业派交锋 最大赢家微软“静观其变”

发布日期:2024-03-04 11:35    点击次数:95

K图 MSFT_0

  OpenAI再次全网刷屏,只不过,这次不是因为ChatGPT,而是因为创始人们上演了一出“宫斗大戏”。从11月18日OpenAI宣布罢免Sam Altman的CEO职位,到11月21日被曝出超95%的员工威胁离职,每天都有新的反转剧情,为今年大模型的热度又添了一把火。

  ChatGPT在全球市场走红,让OpenAI坐上了AI大模型这一领域的头把交椅,跟风者虽然数不胜数,却只能望其项背。然而,如今这场戏俨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,最终结果不仅关系到的CEO的去留问题,更关系到OpenAI未来的命运,是继续当前的辉煌,还是昙花一现后凋零。

  有意思的是,微软作为最大股东,看似没有干涉此次事件,其实已经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,无论最终Sam Altman选择回归OpenAI,还是带领团队加入微软,这家互联网巨头都能坐收渔利。

  “逼宫大戏”愈演愈烈

  11月21日,OpenAI联合创始人Evan Morikawa在社交媒体上称,目前有734名OpenAI员工签字威胁离职,除非董事会辞职,并让Sam Altman重新担任首席执行官,联合创始人兼前总裁Greg Brockman重新归位。

  据了解,OpenAI的员工总数为770人 ,这个比例已经超过了95%。在联合创始人Ilya和董事会成员做出罢免Sam Altman和Greg Brockman决定的时候,一定没想到这样的结果,如今处在进退维谷的境地,反倒成了最被动的一方。

  Ilya在社交平台上称,对参与董事会的行动深感后悔,希望能够尽全力挽救公司和团队。

  作为全世界成长速度最快的超级独角兽公司,OpenAI此前的估值已经达到900亿美元,在一些私下的交易市场,这个数值甚至已经到了1000亿美元,如果因为“内斗”毁于一旦,OpenAI还可能成为全球倒闭最快的超级独角兽。

  据媒体报道,目前一些OpenAI的客户已经考虑转投其竞争对手的怀抱,而由于担忧倒闭风险,OpenAI投资者考虑起诉公司董事会。

  这次内斗事件已经持续四天。11月18日,OpenAI突发声明,宣布CEO Sam Altman将离开公司,总裁Greg Brockman将辞去董事会主席一职。对于Sam Altman被解雇的原因,OpenAI在声明中表示:“董事会认为Sam Altman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并没有始终保持坦诚,这妨碍了董事会履行职责的能力。”

  但这个决定并不是就此板上钉钉,反倒引起了投资人的反对,他们联名向董事会施压,要求撤销解雇的决定,包括最大股东微软、风投机构兴盛资本等在内的投资人都努力撮合Sam Altman复职一事。

  11月20日,Sam Altman出现在OpenAI大楼里,有猜测称他将回归OpenAI。但当日下午微软CEO纳德拉在社交平台X发布的一则消息暂时“扼杀”了这种可能,纳德拉宣布Sam Altman、Greg Brockman将加入微软,领导新的微软人工智能团队,微软将迅速为新团队提供所需资源。Sam Altman转发文章并回复称:任务仍在继续。

  此前曾担任海外直播平台Twitch联合创始人兼CEO的Emmett Shear被邀请出任OpenAI的新一任CEO,他表示将聘请一位独立调查员深入调查事件的整个过程,并提供相应报告,并根据当前人员变动情况,推动对OpenAI管理层和领导团队改革。

  技术派与商业派的博弈

  作为创始人的Sam Altman被“罢免”,不免让人联想到曾经的乔布斯,欧美企业中被扫地出门的创始人不在少数。

  其实背后的原因并不像OpenAI声明中所陈述的那么简单。据媒体报道,Sam Altman在安全上的冒进和过度商业化,引发了董事会其他成员包括Ilya的不满,董事会还有多名独立董事。以Ilya为代表的技术派,始终高度关注AI安全,主张尽管成果进展缓慢,但必须确保产品的安全,而Sam Altman是投资人出身,更擅长于为这家耗资巨大的AI公司融资“搞钱”,进行商业化运作,对安全与风险问题不太重视。

  导火索或许就是不久前ChatGPT出现的“严重停机”问题。11月8日晚间,大量网友报告OpenAI的ChatGPT和API全都无法使用,整个故障的时间大致持续了100分钟后,OpenAI确认已实施修复措施,服务开始逐渐恢复。

 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其实就是尖端人才之间的权力斗争,技术领先人物与企业家之间意识形态方面的矛盾,很多企业都存在这样的问题,更何况OpenAI是目前AI大模型领域走在最前列的一家,积聚了全球最顶尖的技术人才。

  “这样的矛盾不是不能解决,OpenAI的特殊性在于其没有按照商业的逻辑和规律来运行,这家公司最早是一家非盈利组织,接受了很多捐赠,后来为了盈利又架设了一个商业公司,接受其它投资方的投资,并设计了一套非常复杂的股权回报逻辑,还给了外部三个独立董事很大的权限,一个董事会成员连带三个外部董事在短时间内就能将CEO和总裁罢免,充分显示出这家公司治理结构是失败的。”王超说。

  据公开资料,为解决研发可持续性问题,OpenAI于2019年启动重组,设立有限营利性的子公司OpenAI LP,由非营利性的母公司控股,同时规定OpenAI LP股东能获得的盈利上限,超出上限的回报都会返给OpenAI,用以支持研究。

  盈利问题有待解决

  站在企业的角度,无论是技术派还是商业派,各自的出发点都没有错。

  于商业派,OpenAI今年大火的ChatGPT和芯片一样是个烧钱的领域。不论前期研发费用和人工费用,训练一个高质量的ChatGPT模型的费用通常在数万美元到上千万美元之间,据国盛证券报告《ChatGPT需要多少算力》估算,GPT-3训练一次的成本约为140万美元,对于一些更大的LLM(大型语言模型),训练成本介于200万美元至1200万美元之间。此外,据AI行业数据分析师Tom Goldstein,OpenAI每月还要至少花费300万美元用于运行成本。

  因此,OpenAI的亏损情况日益严重。《财富》数据显示,OpenAI在2022年净亏损5.445亿美元。

  为了让大模型业务的经营更加良性,OpenAI已经面向公众收费,收费标准为每月20美元;面向开发者,OpenAI 使用了一种独特的收费方式,每读取1000 tokens长度内容的价格是0.01美元,每答复1000 tokens长度内容的价格是0.03美元。

  由于ChatGPT 推出付费版,据媒体透露,OpenAI年收入已经飙升至13亿美元,也就是每月创收超过1亿美元。

  在王超看来,Open AI的盈利问题并不显著,这家公司有先进技术的加持,而且是超时代的技术,再加上庞大的用户体量,盈利还是比较乐观的。本月的开发者大会上,OpenAI透露,ChatGPT 正式发布至今,周活跃用户数达1亿,200万开发者正在使用OpenAI的API,世界财富五百强中,92%的企业在使用其产品。

  而于技术派,如果ChatGPT接二连三地出现安全问题,导致客户对OpenAI的信任消失,那么最终的结果也不会是几个创始人喜闻乐见的。

  经过这次事件后,王超指出,如果公司架构崩塌,骨干技术成员离开,技术上无法保持领先,按照如今的经营模式,OpenAI势必会倒台。

  不过,虽然Ilya对自己的做法表示后悔,但OpenAI董事会其他成员似乎在寻找其它可能性。11月21日,据媒体报道,有知情人士透露,OpenAI董事会近日接洽了其竞争对手、大型语言模型开发商Anthropic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达里奥·阿莫代伊,就两家合并事宜进行讨论,并说服阿莫代伊接替奥特曼担任CEO,但Anthropic方面已经拒绝。

  微软扮演了什么角色

  在此次事件中,最有意思是微软所扮演的角色。

  一方面,微软是OpenAI最大的股东,持股达49%,已投资OpenAI超过100亿美元,并为ChatGPT大模型的开发、训练提供算力。

  另一方面,由于OpenAI的特殊架构设计,微软没有任何投票权,甚至在OpenAI公布罢免决定前5-10分钟才得到消息,且微软也在投资建设自己的大模型,从某种程度上说,微软与OpenAI是合作、投资关系,也是竞争关系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11月9日,也就是ChatGPT出现问题的第二天,微软宣布不允许员工使用ChatGPT,表示是出于“安全考虑”。

  虽然纳德拉已经宣布将Sam Altman和Greg Brockman纳入麾下,但他后来又在社交平台上表达了开放性和尊重的态度,无论这两位选择加入微软还是回归OpenAI,他都坚定支持,表现得滴水不漏。

  当然,这两种选择对于微软来说都不亏。要么Sam Altman回归OpenAI,公司继续照常运行,要么Sam Altman带着95%以上的OpenAI员工加入微软,微软得到了技术和人才,可以直接再造一个由自己控制的OpenAI。

  在王超看来,无论是微软还是纳德拉,在解决这次事件的过程中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,微软在纳德拉的带领下极具慧眼,对技术的把握能力也非常强,从一定程度上说,是微软孵化出了Open AI,和Open AI也是合作大于竞争的关系,但经过这次事件后,如果Sam Altman和Greg Brockman,包括700多个员工加入微软,两家公司将变成赤裸裸的竞争关系,而且可能陷入一些诉讼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就Sam Altman的去留问题采访了微软方面,截至发稿,对方未给出回复。

  不过眼下看来,跳槽微软并非板上钉钉,Sam Altman还转发了Ilya表达后悔的博文,并附上三颗红心。或许在经过一系列谈判和协商后,Sam Altman仍旧会选择回归OpenAI。



Powered by 股票配资平台哪家好_线下配资官网_配资平台在哪里找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